皇叔

KEEP RECORDING,KEEP FORGETTING

渐渐习惯周末饭后一个人散步于此,

不是这有多好玩,只是动物性的想出去透透气罢了。

就像那些狗,不是么?

 晚上10点,加班回家,班车路过一个十字路口,等待等红。

夜晚最喧嚣的,是灯光。把浮华照亮,把肮脏隐藏。

它们就像夜晚城市的亢奋剂,让很多人疯狂。

而车上的我,却是那么的空虚和迷惘。。。

走着走着,我就在想:

如果,就像穿过这条隧道一样,

我的生活走出幽闭,那该多好。

谁家菇凉衣服破了

路之尽头,乃天堂之门。


就在拍完这张图后几天,我的外婆去世了,至今仍感觉那么不真实,每次回去,总还以为她依然慈祥地坐在沙发一角,然而推开门后,终于意识到,我们终究失去了她。我妈常说:”母亲还在,娘家就还在。”每念至此,痛楚难当。

过了一个相当无趣的清明节

一个呆坐于肥胖里

一个沉迷于梦境里

还有一个正傻不拉几的看着你


2017/02/19 于南京

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,

火车上拍的

2017/02/04 于CRH G2264

大胜关大桥


2017/01/22    于南京

《城市起点》

远处,高楼兴起,

不久的将来,近处的这些房屋想必也将面临拆迁。

他们说通往城市的道路,四通八达,而我却觉得曲折拥塞。

夕阳的余晖给城市涂上一层暖意,竟让我忘了房价的冰冷。

到处都是轰隆隆一片,挖掘机翻出猩红的大地,推土机再埋葬破碎的历史。

可是,有人没有忘记,它们在地下呻吟。

2017/01/14 于南京

古观音禅寺,西安

遇到一群老年摄影团,带了俩模特,围成一圈,咔咔咔。

顺手拍了几张。等我老了,一定不能跟他们一样。


2016年11月20日,于南京/清凉山

2016年11月19日,于南京

都是为了杀死这丧心病狂的无聊哎。


7月16日,于玄武湖

等得到荷花未谢,也等不到蜻蜓来朝


7月16日,于玄武湖

昨天雨停了,吃过饭

出去走走,人好多

都不认识


7月8日,于夫子庙

名利乃空谈,一场槐梦,试看棋局情形,问谁能胜?

古今曾几日,半沼荷花,犹剩郁金香味,慰我莫愁。


7月3日,于莫愁湖

这就是他们眼里的一座城池,

也是我心中的一片废墟

2016/06/18,于夫子庙

名利于我,如秋风过耳


5月15日,于六朝博物馆

4月19日,于上海田子坊